原创东江湖
  • 《白薇文集》内容介绍:
  • 《这样的男人最成功》内容介绍:这样做男人最成功》正是基于这个原因...
  • 《做好人会成功》内容介绍:《做好人会成功》“好人”总会被认为...
  • 《三分钟打动人心》内容介绍:说话办事打动人心是获得社会认同、领...
  • 《建党伟业》内容介绍:1921年7月,中国共产党的成立是开天辟...
  • 《感恩就是奉献,责任就是成长》内容介绍:上篇为你呈现的是面对亲人、朋友、同...
  • 《成就一生好人脉》内容介绍:毋庸置疑,在当今时代,人脉已经成为...
  • 《好妈妈学习手册》内容介绍:《好妈妈学习手册:倾听孩子的声音,消...
  • 《货币战争》内容介绍:谁是真正的世界首富?谁拥有美联储?...
  • 《檀香刑》内容介绍:《檀香刑》是作家莫言 沥胆苦心磨砺出...
  • 《快乐影子之舞》内容介绍:艾丽丝·门罗: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...
  • 《恨,友谊,追求,爱情,婚姻》内容介绍:艾丽丝·门罗: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...
  • 《公开的秘密》内容介绍:艾丽丝·门罗: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...
  • 《爱的进程》内容介绍:艾丽丝·门罗: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...
  • 《幸福过了头》内容介绍:艾丽丝·门罗: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...
  • 《好女人的爱情》内容介绍:艾丽丝·门罗: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...
  • 《女孩和女人们的生活》内容介绍:艾丽丝·门罗: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...
  • 《莫言自选集》内容介绍:莫言将现实和幻想、历史和社会角度结...
  • 《聆听宇宙的歌唱》内容介绍:《聆听宇宙的歌唱》收录了由中国当代...
  • 《姑妈的宝刀》内容介绍:莫言的小说《姑妈的宝刀》,你都看不...
  • 《十三步》内容介绍:《十三步》是莫言在1988年创作的一部...
  • 《红树林》内容介绍:《红树林》是莫言1998至1999年创作的...
  • 《与大师约会》内容介绍:《与大师约会》是莫言从事文学创作以...
  • 《天堂蒜薹之歌》内容介绍:《天堂蒜薹之歌》是莫言1988年创作的...
  • 《大师莫言》内容介绍:2012年10月11日,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...
  • 《檀香刑》内容介绍:《檀香刑》是莫言潜心五年打造出来的...
  • 《食草家族》内容介绍:《食草家族》是莫言1987年至1989年创...
  • 《酒国》内容介绍:《酒国》是莫言于1989年至1992年全力...
  • 《四十一炮》内容介绍:《四十一炮》是莫言潜心打造的一部在...
  • 《师傅越来越幽默》内容介绍:《师傅越来越幽默》收入莫言创作于上...
  • 《白狗秋千架》内容介绍:《白狗秋千架》是莫言从事文学创作以...
  • 《怀抱鲜花的女人》内容介绍:《怀抱鲜花的女人》收入莫言创作于上...
  • 《换一种心态生活》内容介绍:这是一本心灵励志书。在现代社会复杂...
  • 《左右脑开发一本全》内容介绍:左脑=知性=理性 右脑=艺术=感性 一...
  • 《把问题变成机会》内容介绍:在工作中,我们会不可避免地遇到很多...
  • 《上位》内容介绍:一部透视中国式职场的世情小说,行长...
  • 《袁世凯轶事》内容介绍:——袁世凯,中国近代史上争议最大的...
  • 《官场闲书》内容介绍:
  • 《好妈妈胜过好老师》内容介绍:横空出世,靠口碑狂销400万册! 荣获...
  • 《刺青》内容介绍:原创长篇反恐小说 博格达峰登山大本...
  • 《品悟生命》内容介绍:读3分钟故事,悟生命奥秘 生命是一...
当前位置:首页  >>  原创东江湖  >>   东江湖组诗
东江湖组诗
作者: admin  上传日期: 2013年10月30日
作者:焉然,郴州市作家协会会员。

东江湖组诗----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我与白鹭,那隐藏的故乡

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那时你裸露着贫瘠的梁,

     我的童年里也住着你

     一些若明若暗的传奇或故事。

     那时你怀里躺着亘古走来的沟壑与沧桑。

     而我多么期望有一阵风吹来。

     当你长在久远的枝桠,

     被风抚弄之后挂上红硕与金黄。

 

     那时你总让我看峡谷盘亘的老树,

     还有像蝴蝶飘舞的秋叶。

     而我却喜欢从头顶飞过的白鹭。

     那不是李白夕照暮归的那一行,

     也不是杜牧碧山远映的那一行,

     是你的,也是我的,

     托举梦想和美丽的那一行。

     眼前霓彩的,在瑶池一般,

          可是白鹭衔来的画?    

     它们从白云深处来吗?

     它们看到了七色光吗?

     站在童年里,我好奇地想---

     为山里娃在梦里的鱼肥果香

 

     那幅画的确落了下来,

     像梦一般地落下了,

     落在所有山里娃的近旁,

     落在童年的那方山水,

     落在浸在水中的,我的故乡。     

          田野、故土、祖屋,

          从此一一隐藏。

     母亲有些不舍,父亲说:

     从这方水土出发,

          从高峡平湖我那一片故乡。

 

     

     山野,换了它的装扮,

 

     湖水,欢腾它的浪花。

     我也穿上嫁衣,

     做了他幸福的新娘......

     我与白鹭,那隐藏的故乡,

          年年依然。系着我

          无数的依依,

     无数的,我的回望与怀想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东江渔女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   是从父亲手里接过的浆么?

           岸上泊着划过的岁月,

           水底刻着流淌的传奇。

           风的手指,着意将你打磨。

           雨,也想使你降伏。

           浪也来雕刻,挟迫你

           留下它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    而你依旧平静,

           依然有如水的柔媚,

       丝毫不惊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  你是柔媚的渔女。

           这湖,在你黝黑的眼里,

           是需要反复驯服的烈马。

           它狂放不羁,

           你以骑手的招势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使它驯服。为你呈献

           满舱银白鲜活,      

       亮开嗓,唱一声:

           回喽!长远清脆

           撒给满湖,翻腾的

           银铃与珍珠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  因为父亲的浆,

            你俏柔的肩担负山的刚。

           而船上的日子,

           你过得像一罐浸渍糖的果,

           每一颗,都淌着蜜。

           在夜或清晨,

       循着父亲走过的航线

           去找生活。又摇碎了

           金的太阳,银的月亮。

           船尾,支着两口锅---

           一口,熬鱼汤,

           一口,煮生活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   雾 

 

 

  晨光的针角衍缝大片蒸腾,

  栈道流动着无序的逶迤。

  渐渐近了,逶迤来触摸。

  而我,与一杆芦苇并立,静默地

  看你。在所有的逶迤,

  为你执意的遗落,驻足。

  我你近旁,这是实实在在的。

  所有逶迤,在你近旁,

  都是实实在在的。

 

 

  诗人吟着诗,为你感叹:

  “只有几缕薄雾,我们错失了如梦如幻的场景。”

  恍然中,我顿悟你的珍贵。

   在现实的虚渺,或虚渺的现实,

   是难寻的珍贵。诗人与我

   向你---缶现实的遗落致意。

  有人赞叹。而我屏住呼吸。

  怕惊扰你,怕语声和脚步惊扰你,

  惊了如梦似幻的实,

   惊了虚渺给予现实的

  一次真实的滋养。

 

 

  虚渺?现实?抑或是

  生命的遗迹? 而你---

  是缘与命的重叠么?

  是悲与喜的更替么?

  是爱与恨的交汇么?

  不若,哪来这般低徊萦绕?

  哪来如此沉坠深眠?

  你是想寻找么?是在守候么?

  或者只为凝望?抑或思索?

  还是一种求证?一次回忆?

 

 

 

  我由远远的注视,到轻悄地

  移步进入。我怀揣太多心绪。

  太多太多......种种

  清晰与困惑,离析与厮缠,

  思辨与索然,致爱而致痛....

  当我进入你,恍如进入

  哲人的纵深与博广。而我的进入

    依然是你对一段哲思作出的印证。

 

 

   面朝雾霭,诗人在低语:

  “我们的服装太鲜艳,我们每一个太孤单。”

  光与影重叠着,拥抱你

  一种承载水天空气阳光的精灵,

   我描述,云去雾散,未必见得

  天高云淡。乌云沉沉,不经意间

   天空换作另一种蔚兰。我的命运

   也应声附合。最好的希冀与最坏的结果,

   或耽于某种诱惑,玄妙置换!

 

 

  你已顿悟,慢慢将自己隐散。

  逶迤的人流,诗人与我,也在隐散。

  唯独,哲人留下了。天幕沉降

  只有月光的灰白和四周的昏暗。

  视野在变,声音也在变---

  哪去了?鲜艳的服装与嘈杂的人声?

  仅留着依稀的渔火守在延伸的寂静。

  哲人兀自立着,风开始劝他离开。

  “不,请允许我在这里。”回答异常坚决。

  “我要确定,实与虚,哪一个诱惑更大?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附记:

 

  自1978年东江水电站开工,到1986年电站主体工程峻工,东江湖关闸蓄水。期间,资兴市境内8个乡镇67个村寨、7.3万亩良田被湖水淹没,湖区迁移人口5.3万人......

上一篇:新年将至(小小说)
下一篇:毕业前的沉默